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译翻译工作室

英语翻译口译自由译者的乐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【心译翻译工作室】立足上海, 面向全中国(中国大陆、香港特别行政区、澳门特别行政区以及中国台湾),沟通整个世界。我们秉承“专业、诚信、准确、高效”的服务理念,专注于为全世界各行各业的客户提供语言翻译的解决方案。我们专门为广大企事业单位、机关、团体以及个人提供专业、高效、高质的翻译解决方案。我们主要提供中英互译的服务,同时也提供多语种的翻译解决方案 心译翻译工作室官方网址:www.xinyifanyi.com,www.xxyyfy.com 欢迎大家访问交流。联系电话:13122781320

网易考拉推荐

葛浩文:把中国当代文学带到英语世界  

2017-09-23 09:04:1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葛浩文:把中国当代文学带到英语世界 - 心译翻译工作室 - 心译翻译工作室


    近日,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的举办,使得中国作家作品“走出去”再度成为一个被热议的话题。近些年来,越来越多的中国文学作品在海外出版,获得海外图书市场的认可。这其中译者起到了重要的桥梁作用,比如美国翻译家葛浩文,在将中国当代文学带到英语世界的过程中,他居功至伟。
    上世纪80年代翻译莫言的《红高粱家族》
    2005年,美国作家约翰·厄普代克在《纽约客》刊发的一篇书评中写道,在中国的书店里,有一半的翻译作品是美国书籍,“与此同时,美国对中国当代小说的翻译却好像只是葛浩文教授一人的孤独事业”。
    十多年过去了,越来越多的中国当代文学作品被译介到英语世界,越来越多的汉学者加入这个翻译的队伍,但是葛浩文依然是当之不让的权威。莫言、白先勇、朱天文、朱天心、毕飞宇、刘震云、王安忆等作家的作品,都是在葛浩文的推介之下,被英语世界的读者所认识、所接受、所喜欢。尤其是莫言,因为诺贝尔文学奖的加冕,相比较于其他同时代的中国作家,他具有更广的国际知名度,而最初将他和他的作品带到西方英语世界的人,便是葛浩文。
    2003年,莫言在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校区作了一次演讲,介绍他在美国出版的三本书,首先提到的便是它们的翻译者葛浩文。莫言说,他与葛浩文的合作始于1988年。
    这一年,张艺谋根据莫言小说《红高粱家族》改编的电影《红高粱》获得柏林电影节“金熊奖”,并获得奥斯卡学院奖提名。在这之前,《红高粱家族》在中国文坛已经引发强烈反响,借着电影的东风,它也引起了国际文坛的关注,出现在一些英文书评当中。
    葛浩文就是在日常的书评阅读中发现了《红高粱家族》,鉴于这部作品当时的国际影响力,葛浩文联系到莫言,希望翻译他的《红高粱家族》。
    从此,葛浩文与莫言建立了一种译者与作者的关系。莫言曾在公开场合表示,葛浩文是一个才华横溢而且作风严谨的翻译家,能与这样的人合作,是他的幸运。莫言回忆,在翻译过程中,葛浩文经常为了一个字、为了小说中他不熟悉的一个东西与莫言反复磋商,而为了向葛浩文解释清楚,自己不得不用     拙劣的技术为之画图。
   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,即时通讯技术远没有现在这般发达便利,莫言与葛浩文分别身在两个半球,只能通过书信或者电话的方式频繁联系,以便将中文小说尽可能完美地译成英文。莫言回忆,那时候,葛浩文写给他的信大概有一百多封,打给他的电话更是无法统计。
    一个译者也是一个创作者
    著名翻译家戴乃迭曾如是评价葛浩文的翻译,“让中国文学披上了当代英美文学的色彩”。葛浩文的翻译相当有辨识度,个人风格鲜明。在翻译界讲究的“信、达、雅”中,他认为三者不能分开,但“雅”是最重要的,排在第一位,对译者的创造性提出了要求。
    葛浩文拿到一部作品,翻译过程往往是这样的:第一稿从头译到尾,不查字典,遇到不明白的就跳过去;第二稿拿出字典查一下,看看有没有什么大问题;第三稿就把原文搁到一边,再精细一下译稿;第四稿也就是“雅”,发挥他自己的创造性,遇到自己满意的翻译,他就会非常高兴,忍不住夸赞自己那句话译得真美。
    葛浩文这种对原著大刀阔斧的翻译风格,也受到了业界的一些质疑,有评论直言不讳地表示,葛浩文的翻译基本就是他自己又重新写了一遍。葛浩文则坚持认为,一个译者也是一个创作者,他有他创作的责任和本分,翻译都是要改动的。
    有一年,莫言在北京参加一个汉学方面的会议。有与会者认为葛浩文将莫言作品中的一些内容翻译坏了。莫言为此写了一个小论文,为葛浩文辩解。他当时对葛浩文说,我站在你身后。葛浩文回应,我知道你会的。
    尽管许多人并不赞同葛浩文的翻译风格,但是莫言本人对此很是认可。莫言在提及自己在美国出版的作品时,首先感谢的便是葛浩文。莫言说,如果没有葛浩文的杰出工作,他的小说也可能由别人翻译成英文在美国出版,“但绝对没有今天这样完美的译本”。
    一些精通英语又精通汉语的朋友对莫言说,葛浩文的翻译与他的原著是一种旗鼓相当的搭配。莫言更愿意相信,葛浩文的译本为他的原著增添了光彩。莫言说,葛浩文在他的译本里加了一些原著中没有的东西,其实那是他和葛浩文的约定,他希望葛浩文能在翻译的过程中,弥补他在某些方面描写的不足。
    莫言的《天堂蒜薹之歌》在美国出版时,出版社编辑认为那是一个愤怒的故事,但是结尾有些不了了之。于是葛浩文跟莫言沟通,不到两周,莫言就给他发来一个手写的二十页的新结尾。后来,再发行的中文版也是改用了这个新结尾。
    中国文学在英语世界的首席评论人
    某种意义上说,葛浩文已经成为莫言作品在英语世界的代言人。这些年来,莫言在美国出版的所有作品几乎都是由葛浩文翻译,除了《红高粱家族》,还有《天堂蒜薹之歌》《丰乳肥臀》《酒国》《生死疲劳》《檀香刑》等。
    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,葛浩文也逐渐为中国的普通读者所知悉,但在业界,葛浩文早已是标杆级的人物。在西方,他被视为中国文学的首席评论人,早已超出译者的范畴。中国当代作家作品若想顺利进入英语世界,找葛浩文或许是一条捷径。
    葛浩文与中国这些当代作家在合作的过程中也结下了友谊。葛浩文不时会在公开场合开 一些跟他们有关的玩笑。
    为了完成王安忆《富萍》的翻译工作,葛浩文与王安忆在哈尔滨见面。事后有人问葛浩文,王安忆的英文水平怎么样。葛浩文说,不太好,可能比莫言强一点,比莫言英语弱一点的人不多。
    葛浩文还跟苏童闹过小脾气。苏童的《河岸》尚未出版时,葛浩文就开始了这本书的翻译工作。大概翻译了三分之一的时候,苏童又重新发给他了新版本,说旧稿子要扔掉。这意味着葛浩文之前的翻译工作也要作废,于是他跟苏童说,千万别这样,他已经翻译了,就定稿了好不好。苏童竟然答应了。
    后来,《河岸》的中文版和英文版都出版了,市场反响不错,但是有书评疑问,“译者为什么没有把原文的第一句话译出来”?葛浩文也觉得奇怪,怎么可能没有译出来,于是他就回去查原文和自己的翻译,发现那是苏童后来加上的——“一切都与我父亲有关”,但是没告诉自己。
   “我真是气坏了,我就骂他。第一句话就是 It all started with my father,这是很简单的一句话。我和苏童说,这是非常不够朋友的一件事情。”葛浩文开玩笑说。
     至于本文开头厄普代克说葛浩文的那句话,葛浩文本人并不高兴。他说他没有那么孤独寂寞,其他人翻译的中国文学作品也在出版,而且颇受好评,但是葛浩文也坦言,他得到的关注,比他应该得到的或希望得到的要多。

    来源:济南日报——海佑副刊 日期:2017年9月1日 记者:江丹孙 绘画:婷婷

    心译翻译工作室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